追寻自我

和X熟识已经很长时间了,印象中的X是个很硬的人,太硬的人大多不被别人所喜,直来直去,不怎么转弯,总会有那么几次尖角太利伤到了别人,交友大多都谈个臭味相投,太硬之人又往往给不了别人这种感觉,和别人谈论起X,大都只有一句,X是个不错的人,再谈却总是无法可说,最终只能归结为交集太少。

倒是和X相交甚久,太硬的人往往真挚,真挚一词说来简单,实际上在于此地,用起来却是很难,圆滑之人不是不会真挚,只是偶尔的真挚几次,都会让自己惴惴不安,深恐伤到了别人,以后再见免不了尴尬,害怕自己被人落下话柄,因此偶尔的几次大多都会委婉的化解,而少数的几次,倘若化解不了,在此恐怕要用“给脸不要脸、恼羞成怒”这些个词了,甚至在此时便会好戏上场,撕破脸皮······圆滑之人都极易相处,但圆滑之人也总会在偶尔变得尖酸刻薄。但是,这些在太硬之人身上不会发生。

自问是个很圆滑的人,也会经常想要成为一个真挚的人,但是总是失败了,圆滑使人上瘾,上瘾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欲罢不能,恨铁不成钢用来形容自己总是最贴切。

因此在朋友当中X是我一直想要学习的人,甚至于X的存在对于我来说,X总能让我尝到羞耻,都说低谷使人奋进,这就是我对知耻而后勇的理解,扯到此地,不免又想到了上学时候教科书上知耻而后勇的版本,大意便是很差的学生在某一天被老师狠狠地蹂躏了一通···学生发奋读书,终于有一天学生已经还乡···最让我感到戏剧性的是,这位学生还会提着脑白金登门感谢那位老师,说还是要感谢您当年啊·····对此我至今不能苟同,如果让我解释,我想无论怎样“卧薪尝胆”“忍辱负重”要对头点······

工作之后耳畔总会有这样的声音,终于变成自己讨厌的一类人了。这是一个很俗烂的话题,特别是在一次次的妥协之后却总在纸上谈兵总会有些讽刺,而和X的几次聊天让我知道,羞耻感又来了。

琐言琐语不再多说,只说一件,X喜欢旅游,骑车旅游,在暑假花了14天从嘉峪关市骑到了乌鲁木齐,直线距离1200公里,而X说他在路上遇到一个人现在已经从新疆骑车到了西藏······

这简单朴实的几句彻底地将我的那点虚伪的坚强抛了出来,或许写下来只是为了表明自己尚有那点正面的精神,或许只是又给那个原始的懒惰的大脑一个嘲讽的话柄。

想想几年不见X。

旅途

 (X在旅途中所拍照片,大图

xiaodao

0

Subscribe to cc log

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.

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!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