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是深情

一早上,妈妈电话我,说外公病重让我给她买回家的票。过了一会奶奶又给我电话,开口就是你别怕,你外公走了,没敢给你妈妈说……

窒息般地伤心。外公走了,过年还是好好的呀,奶奶说,我外公想外婆,想不开,去了。

外婆前年冬天过世的,因为肺部有病,有天劳累过度,吐了血就走了,外公不住的念叨,“还能醒过来不,还能醒过来不”,外公是村里之前少有的读书人,吃饭挑,只有外婆能照顾的妥当,外婆一走,外公身体就开始不好,也不怎么好好吃饭,一直说想我的外婆,想效仿我的大爷爷。

说到这里又是另一个故事,我08年高中毕业,大奶奶过世,大爷爷开始不吃饭,只喝点牛奶,之后一个月我大爷爷跟着我大奶奶走了。

我外公老说也要学我大爷爷,绝食……,许是那样太过辛苦,一直到了今天,想不到是用这样的一种决然的方式。

问朋友车票的事,说起外公,说他和我外公是忘年交,相互聊很多。小时候也对外公无话不谈,有次我抱怨了爸妈的事,爸妈却从外公那里听到了,之后和外公就不那样聊天了。我们两家隔得近,我一天可以去好几次,外公外婆对我极好,仍和他们很亲。之后外面工作,偶尔电话回去,更多的只是问候。

现在好想多和外公聊几次天。

现在就剩下爷爷奶奶了。

小刀

Read more posts by this author.

Subscribe to cc log

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.

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!
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