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终

感官上来说,春节才算是旧年的终点,新年的开始。 在这寒冷而宁静的小村,远离那些喧闹,反而更适合写下此文。 家 家人还算健康,节俭,时时为我担忧着,还是一切从我出发。不说追梦,也不说能够荣耀乡里,至少没能陪伴在他们身边。 在外归来,家乡总是这么慢,家人总是老的很快,而我却仍在路上。 在家很少做梦,在外倒是经常梦回家乡。 我 初时学剑,拔剑四顾,世界如此之大。而今有了剑招,又恨这出剑总不能又快又准。 »